技术先进、易学易用、高投资回报的酒店 餐饮、会展等收益最大化专业服务平台

自主创新和研发适合中国市场的本地化、接地气、实用、高效的收益管理软件,并提供专业、高素质的培训、咨询等支持和服务。

2019年中国星级饭店收入、利润与行业发展趋势分析

2020-11-17 admin 访问量:5079次

大家好,又到了我们的数据分享时间了。本期我们将为大家解读国家文化和旅游部2020年8月14日发布的《2019年度全国星级酒店统计报告》,看看从报告中的数据我们可以发现哪些增长机会。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 2019年度全国星级酒店规模结构情况》

数据来源:国家文化和旅游部2020年8月14日《2019年度全国星级酒店统计报告》,下同。

 2019年全国星级酒店共有8920家,同比减少646家,降幅为6.8% 

2019年,全国星级酒店总量为8920家,同比减少646家,降幅为6.8%。其中,五星级酒店的总量为822家,四星级的总量为2443家,三星级的总量为4350家,二星级的总量为1268家,一星级的总量为37家。 

星级酒店的客房总数为120.38万套左右,占全国住宿业客房总数1800万套的6.7%。星级酒店的总床位数为207.78万张,占全国住宿业总床位数3107万张的6.7%。 

我们看到星级酒店的数量逐年减少,为什么?主要是参加评星定级给酒店带来的好处不多了。 

第一,  评星定级的光环效应褪色。过去评判一家酒店好坏,主要是看是否是挂牌星级酒店,而现在随时随地可通过互联网查到消费者对酒店的点评、点评数、网评分、排名以及有关的文字、图片和视频等,更加真实可靠。

第二,  酒店的品牌比是否评星定级更重要。例如,即使酒店不参加评星,但挂有万豪、洲际、希尔顿、凯悦等知名度较高的国际品牌,酒店资产的价值、客房的销售价格等获得的溢价很可能高于参加星级评定而品牌知名度不高的酒店。所以,业主也更加重视品牌而非星级。

第三,  申请星级评定以及评上星级酒店之后每年一次的星评复核工作,过程冗长,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人力。现在酒店的人力资源都很有限,有的酒店觉得不值得。

第四,  星级评定的硬件要求过高,而且千篇一律,对收益最大化不利。例如,星级评定的标准规定五星级酒店必须有多种类型的中、西餐厅和游泳池、商务中心等。这些硬件的投资成本、维护和运营的成本费用很高,但是使用率通常都很低,而且酒店自己经营还经常亏本。倒不如把它们关闭,改为其他盈利的项目,或者干脆把场地出租,获得相对稳定的租金收益。 

综上所述,从星级评定的衰落,看到酒店业主和酒店经营管理者更加注重实际的收益和投资回报,而不是虚空的东西。

其次,让我们分析一下2019年度全国星级饭店经营情况。 

2019年度全国星级饭店经营情况表

全国的星级酒店中,23.8%盈利,76.2%亏损。

为什么三、四星亏损,一、二、五星盈利?是消费升级,还是市场下沉?

 从表中可看到,全国所有星级酒店2019年的利润总额为55.59亿元,与2018年的78亿元相比,下降28.71%,下降的幅度很大。其中,五星级酒店有利润61.37亿元,四星级亏损4.33亿元,三星级亏损2.78亿元,二星级有利润1.27亿元,一星级有利润0.06亿元。利润总额同比下降,虽然受到星级酒店的数量减少,导致星级酒店的客房和餐饮等接待能力下降,但是主要原因是市场需求减少。 

另外,全国所有星级酒店2019年的营业收入总额为1907.77亿元,同比减少8.66%。

除五星级酒店同比增加2.31%外,其他星级酒店同比减少14%到20%。其中客房收入为810.63亿元,同比减少13.11%。其中五星级酒店减少9.11%,其余星级酒店减少更多,分别减少14%到22%。客房收入占总收入的42.49%,同比减少4.88%。星级越高,客房收入占比越低,餐饮和其他部门的收入占比越高。

餐饮收入为728.61亿元,同比减少12.83%。餐饮收入占总收入的38.19%,同比减少4.57%。 

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为194.79元,同比减少2.64%,减少的原因是出租率较低,只有55.18%,同比下降1.77%;而且平均房价为353元,同比也减少了0.89%。 

此外,我们通过对2019年全国星级饭店的利润统计数据进行分析,就会发现2019年近9000家一到五星级的酒店中,只有24%的酒店盈利,76%的酒店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盈利的处于金字塔的两端,顶端的五星级酒店和底端的一、二星级的酒店。处于金字塔中间的三、四星级酒店亏损。 

更有意思的,五星级酒店客房数占所有星级客房总数22%,酒店间数仅占所有酒店总数9%。然而,五星级酒店的利润比其他所有星级的酒店的利润的总和还多! 

五星级酒店平均净利润率为7.5%,平均每家五星级酒店有747万元净利润。

四星级酒店平均净利润率为-0.7%,平均每家四星级酒店亏损17.8万元。

三星级酒店平均净利润率为-0.7%,平均每家三星级酒店亏损6.4万元。

二星级酒店平均净利润率为2.8%,平均每家二星级酒店有10万元净利润。

一星级酒店平均净利润率为12.2%,平均每家一星级酒店16.2万元净利润。

 这些数字说明什么问题?是否可以从一下几个方面去看—— 

第一,  传说中的消费升级、消费下沉是否同时存在?是否说明中端消费群体出现了分化,一部分混得比较好的升级到高档的消费群,混得比较差的下沉为中端以下的消费群体?

第二,  经过几年的发展,中端酒店是否供应太多,是否已达到饱和,竞争白热化,是否是收益减少的主要原因?

第三,  是否可以这样说,在经济环境恶劣的情况下,要么做最好的五星级酒店这类高档、奢侈酒店,要么做低档、便宜的经济型、快捷酒店。人为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受经济周期的影响比较大。对经济衰退比较敏感。因此,处于中档市场的酒店,产品,服务和营销如果不处于市场的前列,很难盈利,很难生存和发展。

接着,让我们分析一下从业人员的情况。

2019年全国星级酒店从业人员一共有106.16万人,同比增加3.66%。2019年从业人员中大专以上学历人数为19.52人,占总人数的18%,这个比例偏低。而且,大专以上学历的人数同比减少11.12%。也就是说2019年,文化水平比较高的人以比较快的速度离开酒店行业,增加的是文化水平比较低的人。从业人员的文化水平直接影响行业的经营管理和服务水平。可见,加大培训教育的力度,提高整体从业人员的文化素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当然,我们要注意,星级酒店只占大住宿业很少的比例。要理解更多大住宿业的情况,获得更准确的认识,应该还要看其他业态的数据,如不参加星级评定的精品酒店、酒店公寓、民宿等的数据。可惜很难找到这些数据。行业应该建立各种业态的企业数据分享和统计分析的机制。

最后,让我们看一些中国星级饭店年度利润发展变化的趋势

刚才我们分析完2019年全国星级酒店收益情况。这只是一年的情况,如果把它放在30年的时间长河里,并加入预测的数据,把过去、现在和未来连起来看,就能更加清楚地看到行业发展的全貌和趋势。 

所以,根据最新数据,我制作了这张全国星级酒店年度总利润趋势预测图(1997-2026年)。 

从图中可看出,从整体来说,全国星级酒店的利润重量变化的趋势是螺旋式上升的,周期性非常明显。大致十年一个周期。在每个十年里面,好五年之后,坏五年;或者在艰难的五年之后,又有五年比较好过的日子,随后日子又变坏……全国星级酒店的上一个低谷出现在2014年,这一年星级酒店的亏损达到59亿元,然后触底反弹,逐年好转,到2018年利润达到创纪录的78亿元的高峰,从2019年利润开始下滑,减少到56亿元。我预测2020-2021年进入萧条,这两年星级酒店将整体亏损,2022-2025年盈利,2026年之后,将会转入萧条和亏损。 

由此可见,除非酒店集团资金雄厚,可趁市场不好,抄底吸收一些地点好、市场好、产品和服务较好的酒店。否则,最好不要急于扩张。要沉得住气,练好内功,争取每家店都不亏本,保持健康的现金流。现在市场不好,可利用现在到未来1-2年时间进行老旧的的更新改造,以及打造或升级技术平台,包括会员系统、营销系统、中央预订系统、物业管理系统(PMS),并打造或购买收益管理系统(RMS)。此外,广泛开展内部的培训工作,理顺流程,完善制度,练好内功,为经济复苏做好准备。

总结: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中国大住宿业的发展趋势的结论。

综上所述,在国内外环境变化的影响下,我认为大住宿业的发展体现出八个特点:

第一,  增速变缓,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主要原因是最近十年来,我国的GDP的增长速度从百分之十点几,逐步下滑到去年的六点几和今年的三点几。国家经济的发展模式已从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大住宿业也要顺应潮流。

第二,  现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处于剧烈的调整中,国家采取双循环、拉动内需的经济发展战略。大住宿业应该还有机会,不过,要积极发现并满足有效需求,更加关注国内的市场,尤其是所在城市和商圈的社群需求,发展社区经济。

第三,  非标住宿业加快洗牌,给连锁加盟带来机遇,单体自营企业压力更大。互联网、房地产发展催生的大量的中、小、微非标住宿企业,产品和服务水平参差不齐,必将出现比较剧烈的洗牌,市场会淘汰20%左右的企业。大量非标住宿企业涌入存量市场,分薄市场蛋糕,冲击原有企业市场,但也给连锁加盟带来机遇。我国住宿业的连锁化率不高,实力比较雄厚的连锁集团可采取提供资金+品牌+系统工具+管理等各种灵活的方式,吸引酒店加盟。在疫情和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将有更多自营酒店加盟连锁集团。这将给不加盟的自营单体酒店带来更大的竞争压力,因为它们通常在品牌、资金、系统工具和管理等方面都不如连锁酒店。

第四,  严峻的市场环境倒逼住宿业和旅游酒店去浮躁,回归商业本质,更加关注产品和服务质量的提升,努力提高精细化运营的能力,练好内功,防止掉入低价、低质、低收益的“三低陷阱”。

第五,  尽快待解决先进技术工具与应用的断裂。为行业服务的科技企业要多研究行业的痛点,把先进的技术与行业的实际结合,研发出经济实惠的先进工具。而行业的经营管理者要改变传统的重视经验和小窍门,而不重视基础的科学原理、先进的系统和工具的落后意识,积极拥抱新技术,大胆学习和使用新工具。竞争加剧,招工难,成本高,要减员增效,必须采用新技术和新工具,所以,越来越多酒店和酒店集团引进自动化的收益管理系统,帮助精准定价和营销,有的企业还打造或升级会员管理系统和各种营销渠道,并采用先进的企业资源计划系统(ERP),用来管理客房清洁卫生、工程维修的工作任务,管理能源,有的酒店还购买了无接触门禁系统、自助入住和退房的系统。

人力资源严重短缺,推动企业、院校和行业职业教育和培训发展成了企业发展的重要措施。例如,华住成立了华住大学、美豪成立了美豪学院,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等多种措施对内部员工和外部已有和潜在的合作伙伴进行培训。培训教育已成为企业的一项重要的战略。


以上就是我们本期分享的关于2019年中国星级饭店收入、利润与行业发展的趋势分感谢大家的观看。想要了解更多的收益管理知识,欢迎关注我们,和我们一起探寻收益管理的奇妙世界。


往期推荐

胡质健|酒店业主代表和酒店高管必须掌握的收益管理知识(落地篇)

胡质健 | 给徒弟的私信:因疫情影响而失业怎么办?您的酒店从历次危机学到什么?
当前典型城市酒店复苏情况分析及对策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



评论